《人间·喜剧》这些反套路真的是点睛之笔

  孙周导演的《人间·喜剧》,是一部反套路的类型片。电影名字显然是戏仿巴尔扎克,故事风格却是向周星驰、宁浩、盖·里奇等导演的“疯狂”致敬。《人间·喜剧》最让观众意外之处,就是艾伦饰演的略显油腻的濮通,在生死逃亡的关键时刻掉链子——无厘头戛然而止。这是妙笔也是胜负手,大多数观众表示不忿,这算哪门子解决方案。此前的桥段,是从《疯狂的石头》到《无名之辈》的再演绎,基于混乱、复杂而冲动的小人物们,为了欲望、金钱、权力如苍蝇般飞驰在舞台之上,所有角色无论大小都向着最终的解决场景狂奔,一团乱麻似乎只有一刀砍断才能理清头绪。

  但是,《人间·喜剧》却不走寻常路,观众期待的高潮没有如期而至。走投无路的心灵鸡汤主播濮通,王智饰演的其女友米粒,任达华饰演的嚣张高利贷巴爷,金士杰饰演的白手起家的杨台竣,鲁诺饰演的智商不在线富二代杨小伟以及潘斌龙等人饰演的笨贼,这些人虽然有着明确或者偶然的牵连,但在本片中作为不靠谱的“自变量”却深刻影响着他人,而非大包大揽的“上帝之手”令他们聚拢在一起。当濮通关键时刻卡在墙中,故事就失去了闹哄哄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紧张,进入了舒展的“生死关头、放下自我”的境地,濮通那浓到腻味的鸡汤,终究是索然无味。巴爷死于内部的风控不力,杨小伟迷途知返,而濮通其实还是不明白人生的意义在哪里,即便他似乎有所感悟。

  《人间·喜剧》的反套路,对于当前的电影观众来说,不太友好。然而,作为一部小人物的黑色幽默温情喜剧电影,本片没有轰轰烈烈撕锦裂帛的大场景解决,其实更符合社会真实。两个笨贼重度参与了“精子战争”,对于整件事情的严重性和前因后果却是懵然无知。濮通和米粒换做现实中的人物也属毫不起眼一类,如果不是拖欠了3个月的2万块钱的工资,他们甚至没有机会遇到更高一层的“野蛮游戏”。“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被别人安慰与疼爱。”这是巴尔扎克《人间喜剧》的点睛之笔,无数的普通人就是为了这句话耗尽一生。米粒在苍茫而无奈的小生活里面,几乎丧失了所有勇气,怀孕的她甚至都不敢告诉废柴如泥的濮通,后者的人生貌似只有扑腾到井底的宿命。

  《人间·喜剧》开场便是跑、跑、跑,濮通在跑,杨小伟在跑,米粒也在跑,即便是大佬们也在跑。无论是笨拙的、无助的,还是笃定的,他们从不确定跑向更大的不确定。跑,只有停下来等等自我才有价值。自以为B方案无懈可击的巴爷和杨台竣,人到老年再想“生个孩子”却难实现,电影也未给他们这样的机会。米粒和濮通的冲冠一怒不过是尴尬,黑白大佬的成竹在胸也只是一时绚烂。是空欢喜一场还是终有所得?人生的进退两难才是真实面目。“退一步海阔天空”只是传说,《人间·喜剧》里哪个角色有退的资本呢?各有各的难处,都好似过了河的卒子唯有努力向前,而前进的方向是哪一个?被众多手下簇拥的巴爷,在肉联厂指点时,也不忘记看一本《如何做一个好父亲》,他何尝不是想与自我和解?当他终究是等到“善泳者溺于水”的结局时,才有机会听濮通讲那半通不通的心灵鸡汤,坐在那里等待死亡的巴爷才是最美好的时光。经过这番波折,局中人都与自我、亲人和解,这才是生活况味的本我所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标签: 人间·喜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