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暧昧的颜色 生日会上闺蜜调戏我老公 > 正文

暧昧的颜色 生日会上闺蜜调戏我老公

那天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我闺蜜和我老公共同为我举办了一个充满暧昧的颜色的生日聚会。本来是一场很幸福很开心的生日会,但是我却在不经意间发现老公和闺蜜有暧昧的行为,这点让我心里很复杂,但是酒精上涌,我不能马上做什...

那天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我闺蜜和我老公共同为我举办了一个充满暧昧的颜色的生日聚会。本来是一场很幸福很开心的生日会,但是我却在不经意间发现老公和闺蜜有暧昧的行为,这点让我心里很复杂,但是酒精上涌,我不能马上做什么,只觉得晕乎乎的......

暧昧的颜色 生日会上闺蜜调戏我老公

暧昧的颜色

我是一名幼儿教师,在县里保育院教学,老公是希望工程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因为他经常去SOS村看望那些孩子,所以业余学习了一些哑语。由于学哑语很枯燥、很吃力,老公中途想放弃学习,但当他每次看到那些只能靠哑语说话的孩子时,他只好咬着牙坚持学习。

功夫不负有心人,老公掌握了基本的哑语知识,他能很流利地跟嘴障孩子说话了,这使得恐惧哑语的老公喜欢上了哑语,逐渐迷恋上了哑语。看着努力学习哑语的老公,我真替他感到高兴,我突然发现老公又多了一个优点恒心。

暧昧的颜色 生日会上闺蜜调戏我老公

暧昧的颜色

在保育院,我跟同事娇妮关系最好,我们俩因为离家比较远,所以在保育院住,我们在同一个房间,并且成了很好的姐妹。她比我小3岁,属于小鸟依人型的女孩。来保育院工作之前,她有一个在建筑队工作的男友,后来因为娇妮选择做幼儿教师,男友跟她提出了分手。

这件事我老公也知道,记得当时老公还宽慰了她几句,建议她找点事儿做做,这样就可以冲淡内心的痛苦。果然,娇妮业余时间经常不见人,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能见到,我问她忙什么,她每次都是呵呵一笑,我也就没有追问。

暧昧的颜色 生日会上闺蜜调戏我老公

暧昧的颜色

天,是我的生日,娇妮和老公都来为我过生日。娇妮为我买了一条漂亮的围脖,老公布置了一个浪漫的生日宴会。我们三个人在一起说笑,一起分享我生日的快乐。在娇妮的建议下,老公为我唱了一首英文歌,老公唱的很动情,我和娇妮虽然听不懂,但是都被歌曲的节奏和老公的动情打动了,我们深吸了一口气:唱得太好了!

我忍不住给了老公一个吻,娇妮有点嫉妒,在我吻老公的时候,她很严肃让我注意空气卫生。老公也在一边附和着,弄得我脸通红。生日快乐!随着一声祝福,我们一杯又一杯的红酒下肚,我突然感觉有点飘。于是趴在桌子上眯一会儿,而娇妮却和老公叽里呱啦地聊得很开心。我让他们声音小一点,结果他们却用哑语交流。我侧着脸偷看他们,发现他们不停地在对视、放电。所以我怀疑他们在用哑语搞不正经的事儿。

标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