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乡村艳福 那个姑娘种在了我心里 > 正文

乡村艳福 那个姑娘种在了我心里

一次去乡下的采访,我认识了子香这个女子,让我享受了一段时间的乡村艳福。后来当我再想起这段乡村艳福的情景,我顿时觉得她是我生命中遇见的最美好的一个女子之一。她的淳朴自然让我永久不能忘怀。乡村艳福那是1994年11...

一次去乡下的采访,我认识了子香这个女子,让我享受了一段时间的乡村艳福。后来当我再想起这段乡村艳福的情景,我顿时觉得她是我生命中遇见的最美好的一个女子之一。她的淳朴自然让我永久不能忘怀。

乡村艳福 那个姑娘种在了我心里

乡村艳福

那是1994年11月的一天,我带着采访任务去了沂蒙山。在山上安顿下来以后已经是下午3点了。正式的采访要到第二天才进行,呆在这枯燥的山上的确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于是,我准备去山脚下的村庄里去走走。听说我要下山,通讯员小张自告奋勇要当向导。在村庄里走了一阵,小张大约觉得这样走下去还是没意思,于是说去老刘家看看。老刘家有什么好看的?我问小张。

乡村艳福 那个姑娘种在了我心里

乡村艳福

小张却突然红了脸,过了一阵才说,老刘家有四个闺女,老大嫁了,老二嫁了,老三、老四还没嫁呢。老刘家的院子里,五六个大闺女坐在院子里做针线活,大部分都在纳鞋底,其中一个却在绣鞋垫,她的皮肤特别好,一条粉色毛线围巾,一件肥肥的花棉袄让她看起来有些臃肿,不过,她站起来走动,姣好的身材就随着她肢体的扭动显现无遗。你带来的这位是谁?怎么不介绍一下突然,那绣鞋垫的女孩问小张。

小张介绍完了,那绣花的女孩子又问我:你为什么不说话?我叫子香。说什么呢?我看了看子香正绣着的鞋垫,于是找到话了:你做的鞋垫很好看。 子香得了夸奖,咯咯地一笑,说:这算什么,俺娘做的鞋垫那才叫好看呢。起身告辞的时候,已经是皓月当空了。子香一直将我和小张送到村口。子香回去以后,小张说嘻嘻哈哈说我要交桃花运了。理由是,去老刘家的人不少,这子香的鞋垫从没送过人,而且还把我送了这么远。

乡村艳福 那个姑娘种在了我心里

乡村艳福

第二天,采访忙了一天,到晚上,我倒在床上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张进来把我推醒,说:老刘家的三闺女来找你了。我一时慌了,这半梦半醒的,怎么好去见人?我的迟疑让小张很不满:人家从山下背着父母偷偷来见你,就算是应付,你也得见见人家。出了门,远远地看见昏黄的月光下,子香站在操场中间,焦躁地走来走去。子香见了我,不像昨天那么大方,倒有些忸怩起来了,垂着头半天才说话:我昨天给你那双鞋垫呢?我我想要回去。

标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