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律师观点:女婿娶丈母娘并未违反相关规定 > 正文

律师观点:女婿娶丈母娘并未违反相关规定

为了将丈母娘户口迁入,多获得十几万拆迁款和丈母娘养老保险费,四川省宜宾村民尹定前和妻子盘算了一个复杂计划:尹定前先与妻子离婚,再与77岁前丈母娘登记结婚,让前丈母娘落户本地,随后,尹定前又与前丈母娘离婚,再与妻...

为了将丈母娘户口迁入,多获得十几万拆迁款和丈母娘养老保险费,四川省宜宾村民尹定前和妻子盘算了一个复杂计划:尹定前先与妻子离婚,再与77岁前丈母娘登记结婚,让前丈母娘落户本地,随后,尹定前又与前丈母娘离婚,再与妻子复婚。为此,当地检察院以诈骗罪对尹定前夫妻提起公诉。

尽管,从真实动机和后果上看,尹定前夫妻骗取拆迁款和养老保险费的性质似乎十分明显,并且,其具体的欺骗手段,在家庭伦理上也显得十分荒谬不惜与丈母娘结婚。但在这里,笔者仍不得不说,从严格法律角度看,针对尹定前的诈骗罪名其实并不成立。

法律意义上的所谓诈骗罪,一个基本的构成要件和前提便是虚构事实。而从法律形式、合法性角度审视,必须承认,尹定前的上述一系列结婚、离婚行为,实际上都并不违法、完全合乎《婚姻法》的相关规定。

如依据《婚姻法》,只要满足和丈母娘的性生活双方自愿结婚年龄无三代血亲及不应结婚疾病三项条件,男女双方即可登记为合法夫妻。同时,也只有出现重婚有血亲关系、患不应结婚疾病未达婚龄等情形,才能判定婚姻无效。这意味,尹定前与前丈母娘自愿登记结婚,并不违反《婚姻法》,也并不具有婚姻无效情形,完全是属于法律认可的真实有效合法婚姻。

既然如此与前丈母娘结婚完全真实合法有效,那么和丈母娘的性生活,它又怎么可能在形式上同时构成虚构事实意义上的诈骗呢?受法律认可、具有合法手续的婚姻事实,难道不正是最基本的法律事实?

我们知道,司法诉讼所对应的法律事实,其实既不是一种纯粹的客观事实,也不是一种简单道德伦理层面的事实,而必须首先是一种合乎法律规范和逻辑、能用合法证据证明的事实。显而易见,尹定前通过一系列合法婚姻登记手续证明了的离婚结婚行为,都属于十分确凿的法律事实。因而,在法律程序和形式上,都并不属于虚构事实范畴。

当然,在这里,笔者所以强调和丈母娘的性生活尹定前并不构成诈骗罪,并不是想替其与前丈母娘结婚行为辩护,更不意味着赞同他的这种行为。想强调的仅仅这样几点:其一,我们不应将道德伦理人情上的欺骗,与严格法律层面的诈骗混为一谈,甚至动辄选择性地使用公权力追诉(全国那么多吃空饷官员,诈骗性质更为确凿,为何罕有被以诈骗罪起诉?)。其二,在法律意义上,尹定前行为即便确属不端,实际上也主要是一种钻法律空子利用规则漏洞的行为,而不是严格的违法行为。这正像此前伦敦奥运会上引起热议的羽球女双消极比赛事件,运动员违反的主要是奥林匹克精神,而非比赛规则本身。

其三,利用规则漏洞诚然不是什么光彩之事,但是正视并承认这种行为的合法性或不违法性,却又是一种应有和必要的法治规则和精神。只有尊重这一规则、秉持这种精神,法治才会是完整的,也才可能不断促进法律规则的不断趋于完善。

    标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