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趁妻子出国 女婿和丈母娘干材烈火 > 正文

趁妻子出国 女婿和丈母娘干材烈火

我出生于川南,1991年大学毕业后幸运地分配回老家市政府当上了秘书。第二年看到别人大把大把地从南方挣回钞票,便鬼使神差般地辞了公职下海。在深圳这个陌生的都市,四处奔波。几年下来仍是囊空如洗,30岁仍孑然一身。就...

我出生于川南,1991年大学毕业后幸运地分配回老家市政府当上了秘书。

第二年看到别人大把大把地从南方挣回钞票,便鬼使神差般地辞了公职下海。在深圳这个陌生的都市,四处奔波。几年下来仍是囊空如洗,30岁仍孑然一身。

就在我几近穷途末路时,我有幸认识了现在的妻子阿兰一家大型企业集团总经理英语翻译。在一次聚会中相识后,阿兰主动向我发起了进攻,感情发展迅速,一年后就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阿兰很快答应带我去见未来的丈母娘。

在这之前听阿兰讲,她7岁时父亲病逝,母亲守寡十多年,将女儿抚育成人。现在母亲是物价局副科长。我对未来的岳母充满了敬意,同时心里又有些恐慌:害怕她将我这个比其女儿大9岁的外地佬拒之门外。

也许是长期坐机关的缘故,42岁的丈母娘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轻。举手投足间保持着机关干部特有的庄重韵味。第一次见面不冷不热,像丈母娘女婿做爱例行公事似地款待了我,这已令我心满意足了。就这样,我和阿兰举行了婚礼。

由于我和阿兰单位没分房,又一时凑不足钱买商品房,丈母娘将自己的三室一厅加以装修,腾出一间给我们作新房。

对于丈母娘,我始终有一种拘谨。一来也许是因为她干部抑或是妈的身份,在我面前保持着矜持,二来她比我大12岁,呼她妈总有点别扭。幸好阿兰性格活泼,在我和岳母之间左右逢源,气氛才不至于僵化。

后来,阿兰所在的集团公司在美国筹建一个分公司,指派她出国参加筹建工作,时间九个月。临行前,阿兰抱着我哭成了一个泪人。我信誓旦旦地向妻子保证:我会日夜想念你,一直盼着你功德圆满,早日归来。

妻子出国后我与丈母娘的母子关系发生了变化

阿兰走后,三口之家剩下我和丈母娘朝夕相处、同室共餐,电视旁和餐桌上,我岳母的话渐渐多了起来。话题由过去一般性的寒喧,慢慢发展成为交流和讨论。

由于我属于那种不会料理自己的男人,饮食起居全由丈母娘包揽,连内衣内裤也悄悄拿出去洗涤。

不知为什么,我感觉到和丈母娘相处越来越融洽,她那妈的矜持消逝不见了,辈份似乎也在慢慢淡化。

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岳母其实是一个很健谈的女人,对事业对人生有许多独到见解,而且那么了解人性人情,令我暗暗折服。渐渐地丈母娘女婿做爱,两人之间滋生出一种亲密和默契。

后来一次偶然事件,猝不及防地打碎了我与丈母娘的平衡,促使母子关系发生了深刻而微妙的变化。

那是阿兰出国三个月后的一天下午,丈母娘下班途中被一辆汽车撞倒在地。闻讯后,我火速赶往医院,此时岳母在病床上挂着吊针,右脚造成粉碎性骨折。连续几天,我请假一直在医院日夜守护着,跑上跑下,换针拿药,炖汤送水,双眼熬得通红。同室病友羡慕地称赞她有这么一个年轻而又重情的老公,丈母娘微笑着竟然没有纠正。

一个月后,岳母康复出院。回家后马上给我做了香喷喷的烤乳猪等我最爱吃的的佳肴,还花1900元给我买回一套红豆西服。

我原以为这是丈母娘对我医院伺候所作出的一种回报,但后来我隐隐感到其意义远不止这些。这之后,丈母娘的嘴角总悬挂着一丝笑容,脸色红润,对我的称呼语气变得很轻很柔。

饭桌上丈母娘不停地给我点菜,眼睛射出一种烁然的目光。她本不爱看体育频道,现在经常挨着我坐在沙发上欣赏甲A什么的,她的衣着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过去夜晚往往在我休息后她才冲凉洗澡,近日来她晚饭后早早地冲洗,穿着单薄的内衣在我面前晃动。这一系列的迹象使我感到,丈母娘烁热的眼波里,有一种东西在悄悄地、热烈地涌动着,这股翻涌着的热流与我息息相关。

我的感应不久便被那个特别的夜晚醉意朦胧地遭遇了。

我在乱伦的负重感下抬不起头来

那年除夕之夜,阿兰在纽约没能回国。柔和的灯光下,我和丈母娘面对面坐着吃团年饭。那一夜,我和丈母娘杯觥交错,喝了很久很久,谈了很多很多。

我们忘了彼此的年龄、身份,丈母娘的脸发红发烧,猛扑到我怀里哭了起来那晚,我醉得不省人事,不知怎么上床休息的。

早晨醒来,我发现自己光着身子,我才明白昨晚发生的一切。我吓了一跳。吃早餐时,丈母娘从厨房里端出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脸上挂着几许羞涩的红晕。

我一定要从乱伦的私情里走出

这对我无疑是一次至关重要的决定。当晚,我独自漫步在大街上,点燃一支烟。我想了很多很多。我首先想到了我的妻子阿兰一个活泼、善良的女孩遭遇了爱情被劫后,经历了怎样的心灵阵痛和挣扎,她在亲情爱情之间作出怎样的选择、平衡与协调?

想起我的丈母娘一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女人。事实上她并不风骚,为了女儿含辛茹苦守寡多年。因一直恪守妇道,赢得众口皆碑。她的内心和感情深处深深地藏着什么?

我又想到了自己。我是一个龉龊而卑劣的男人吗?记得我从情窦初开时就曾一直坚守着爱情信念,绝不做朝三暮四的男人,绝不和妻子以外的女人有肌肤之亲。

事实上,30岁之前我做到了。可为什么妻子出国几个月,我竟会躺在另一个女人的床上?我深深地爱着阿兰,但我背叛了对她的承诺,也背叛了自己的爱情信念。

我如何解释这种背叛?我和岳母私情的发生、发展过程,绝不只是丈母娘一个人的主导,也有着我默契的配合。这样的感情是爱情,还是乱伦?我感到困惑。作为一个男人,我一定要从这个困惑中走出来

    标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