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生不出儿子?公公竟说媳妇输卵管畅而不通! > 正文

生不出儿子?公公竟说媳妇输卵管畅而不通!

各退一步,就是云淡风轻。生个孙子来玩吧一切都始于那个温暖的冬日。朱明明和老公华志恒从白云机场接回了他亲爱的爹地妈咪,花冠轿车里一家四口的其乐融融宣告了二人世界的完结。不过她适应性强,很快适应了父爱母爱环绕的生活...

各退一步,就是云淡风轻。

生个孙子来玩吧

一切都始于那个温暖的冬日。朱明明和老公华志恒从白云机场接回了他亲爱的爹地妈咪,花冠轿车里一家四口的其乐融融宣告了二人世界的完结。不过她适应性强,很快适应了父爱母爱环绕的生活。

但,朱明明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直到有一天,公公突然发话了:我都70几了,还不生个孙子给我玩。朱明明心里咯噔一下,是了,她一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现在终于想起,是公公的眼睛,经常往她的肚子上瞟。婆婆无声地收拾碗筷,朱明明本要帮忙,见状坐着不动。  她倒要看华志恒怎么回答。

华志恒不耐烦地说:你孙子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吗?你随便玩呀。他说的,是姐姐的儿子,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他们来广州才分开。

公公说:那不是孙子,是外孙呀。

华志恒说:亏你还是老共产党员,一个医学工作者,怎么认识这么低呢?外孙、孙子不都是你四分之一血统么?

朱明明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当场笑翻。  亲爱的华志恒,太爱你了。

华志恒还在继续:我就想不通,生出来的不玩,成天惦记没生出来的。

公公哑了。半晌讷讷地说:我和你妈人生地不熟,又没什么爱好,怪无聊的。婆婆边收碗边说:我不无聊,我买菜做饭,和隔壁保姆打打麻将,挺有聊的。公公不说话了。

朱明明冲进卧室,憋不住哈哈大笑。

从现在开始,子子孙孙无穷尽

朱明明和华志恒挺享受丁克生活的。他们不是主动丁克族,只是怀不上小孩,双方都去过医院,都没问题。既然没问题,就丁了下来。华志恒常常爱怜地对老婆说:咱家地薄牛瘦,自己爱惜自己。爱惜的结果是愈发怀不上。好在两人都是精神世界特别丰富的人,看书、看电影、旅行,足以弥补奶瓶尿布的世俗快乐。认识他们的人都说俩人有仙骨。

公公显然不喜欢这种仙骨。他喜欢一家人吵吵闹闹,喜欢一切朱明明认为不屑的东西。有一次晚餐桌上,朱明明照例象征性地拣一点蔬菜吃。公公吃掉一块大肥肉,说:这东西多好啊,长肉。减什么肥,我看还是胖点好。C座有个小保姆,二十来岁,那才美呢,脸圆圆的,走路浑身都在动朱明明低头吃菜不说话,华志恒不干了:爸,那是你的审美,你从困难年代过来,物质匮乏,有一种潜意识的危机感,所以喜欢肥胖。现在讲究骨感美。明明挺好的,我喜欢。朱明明使劲嚼着菜叶,才没笑出声来。

清明节,公公率领全家回乡祭祖。爷爷奶奶的墓在半山上,天高云淡,轻风拂面,多好的春天啊。公公点燃香,对华志恒说:快点求爷爷保佑你生个儿子。华志恒想了想,说:爸,不太好吧,爷爷都没怎么见过我,不太熟,这么麻烦他老人家。朱明明正准备烧香,当场笑倒。她知道这爷俩都没有开玩笑,越是这样,越觉得可乐。婆婆倒是见怪不怪,淡定地把纸钱一张张码好:我看哪,子孙事各了各,眼睛一闭啥都不知道,管那么多干嘛。朱明明觉得这话耳熟,想了半天,似乎跟路易十六我死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异曲同工。

这家人,总的来说,可爱。跟成天跟公婆打仗的儿媳妇相比,朱明明很知足。公公盼孙心切,也能够理解,老人嘛。他还说要出钱立家谱呢,从他这一代立起,子子孙孙无穷尽。华志恒说:立家谱都是往上立的,哪有你这样往下立的,你是祖宗第一代,我是祖宗第二代,然后,没了!老爷子想了半天,说:毛主席说,要打破一切陈规旧俗,咱家就要从我立起。华志恒马上跑到书房翻《毛主席语录》,七十年代出的小册子,没翻到那句话。他忿忿不平地跑出来嚷嚷:毛主席哪说过这个话?从小就骗我,现在还骗我。

火终于烧到身上

如果是父子俩斗嘴,朱明明正乐得隔岸观火,觉得老爷子挺有趣。但没想到火很快就烧到自己身上。

周末,朱明明懒在家里,华志恒到公司开会。吃完午饭,公公郑重地对朱明明说:你看过医生没有?是不是骨盆钙化?朱明明愣住了,难堪地说:你怎么跟我说这个?公公说:我是医生,我把你当女儿,有什么不能说的?有病就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朱明明说:我是媳妇,不是女儿!公公默然半晌,说:会不会是输卵管不通?朱明明气得叫起来:我不能生,医生自然会告诉我,不劳你老人家操心。她气得嘴唇发抖:我就是不能生,你让你儿子跟别人去生好了。

老头子居然说:好的。

朱明明跑进书房,大哭起来,给华志恒打电话:你们家欺负人,没法过了。

华志恒急冲冲赶回来,看见父亲呆坐在沙发上,母亲在卧室。见他回来,母亲眼泪直淌:你去给我买张票,我回去了。华志恒说:这是怎么说的,好好的走哪里去?母亲往客厅指:都是他多嘴。孙子孙子,儿子不比孙子亲啊?儿子过好不成啊?她拉着华志恒说:我不姓华,我才不在乎你华家有没有后,儿子,我只想你过得好,你和明明快快活活的华志恒感动了,跑过去叫朱明明:我妈闹着要走,你给她说个好话,留留她。

朱明明正在气头上,但婆婆一直和颜悦色,从来站在她这一边,于心不忍,便到婆婆卧室,说了些挽留的话。然而心里的憋屈挥之不去,回到书房仍然哭。华志恒在隔壁安抚老妈,公公走进书房,说:明明,别哭了,我原谅你。朱明明吃惊地止住了哭声,看到公公真诚的脸,一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公婆回去了

在婆婆的坚持下,两个老人还是回老家了。走之前,婆婆很正式地和朱明明谈了一次:你千万不要有负担,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而是我进一步想明白了,老了应该怎样做父母。我们还没到必须要你们照顾的年纪,能做的就是尽量减轻你们的负担,好用心工作。至于孩子的事,你们有了,我和你爸来帮你们带;不要,也没什么

朱明明感动得眼泪婆娑,真的舍不得她走了。她突然觉得,再过三十年,自己老了,如果有一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人这么牵挂自己,那感觉肯定也不错。

她开始认真思考公公那些伤人的话,骨盆钙化?输卵管畅而不通?做了几十年医生,他的话有一定道理吧。朱明明想,是得去医院好好看看。

    标签:
    分享到: